// archives

朝花夕拾 ‖ Memory

This category contains 8 posts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最近收到一封甘肃省寄来的书信,是最近两年来我通过“壹个村小”捐助的初三学生郭娅丽在中考前给我的来信。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书信这种通讯方式,来信的又是远在甘肃省素未谋面的小朋友,深感意外。

最近的几个梦

我以前睡觉很少做梦,入睡快、睡得沉,睡眠质量好。最近这半年,大概就是半年,晚上突然做梦频繁起来,隔两三个小时还要醒一次,严重影响睡眠质量,早上起来感觉很不舒服。睡醒了回想梦里的内容,也能记个大概,于是有一天我发现,梦里有三项内容反复出现:抽烟、开车、裸奔。上网搜了搜,多数都有一个关键词:压力。

前天去合肥,因为十一期间票难买,排了老长的队却只买到普快。坐惯了动车,突然一坐这破车,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第一次坐火车。很小的时候,5岁这样,妈妈带着我和姐姐…

母鸡下蛋需要公鸡么?

初一时,我们学校就曾开设过《青春期性教育》这门课,之前也在另一篇文章中回忆过。那门课上教了很多生理知识,可惜那时候想得东西都比较肤浅,没有什么深层次的探讨。上高中时,生物课上也有关于动物生殖和发育的知识,我印象最深的,是生物书上那张青蛙抱对的彩色插图。通过学习,我知道了动物一般都是双性生殖,生殖之前需要交配,需要受精。当时我想当然地以为,母鸡是每天下蛋的。于是我就想了,母鸡每天都下蛋…

那些关于海的记忆

我发现我这个人其实也挺念旧。昨晚跟Yaguy聊天聊到大海,突然就触发了我对大海的诸多回忆。海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应该都是非常美好的,我们常常在电视里、在小说里看到或者听到关于大海的许多美丽景色和传说,而更美好的其实是我们对大海的无限联想。其实我并没有见过真正的大海,这里所说的真正的大海是指电视里那种清澈无比、湛蓝湛蓝的深海,我所去过的只不过是普通的海岸,看到了远方海天交接处,感受到了海风拂面的惬意,那时我想:这就是大海了吧。

象棋曾经让我很痴迷

这个寒假在家啥事没干,吃了睡睡了吃,就算不睡也是一刻不停的躺在床上看武侠泡论坛。用我妈的话说,我这是在家坐了一个月的月子。当然了,除此之外,我总还算找到点事情做,下象棋。想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下棋了,一来闲不下这个心,二来周围的朋友同学同样也闲不下这个心,孤掌难鸣,渐渐地也就淡忘了。似乎这象棋全成了老年人的消遣工具之一,之所以加个“之一”在后面,我认为没有哪一样老年人消遣工具能有麻将更风光,你看那老年人活动中心里尽是些砌长城的,下象棋者却不多见。现在会象棋的人没以前多了,但诸位朋友应该都是会那么一两下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