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指间艺术 ‖ Freeime

告别单字历练旅程,回归词组痛苦蜕变

记不清我是哪一天开始打单字的了,时间不长,只依稀记得在极点6.1正式版发布之前。其实我并不是纯粹的单字派,在我的思想里还是认为能词便词可以更好的提高速度。五笔爱好者里却有那么一批坚定的单字拥护者,他们的词库里没有词组,许多人还费尽心思制作专门的单字词库。我那时不理解,认为那只是小部份群体的偏好,就好像广大QQ用户里有一些人只接受TM。但后来有一天,我突然有了兴趣看完论坛里其中一位单字派发起者的一个帖子,帖子内容就是关于选择单字的理由。里面说到,许多人从学五笔时便将学习重点放在词上,认为这样速度才快,致使很多字都只会熟练地打前两码,当需要完整的拆某个字则很有可能卡壳,这便是基本功不扎实的表现,针对这种情况,练习一段时间的单字对基础的巩固以及速度的提高很有帮助。

震撼之下,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帖子刺中了我的要害。回想起来,我的五笔是07年寒假在家自学而成,在两个星期左右的时间里,我借助一本从图书馆借来的五笔教材和一台联不了网的旧电脑把五笔硬吞了下去。那之后,我虽始终坚持使用五笔,但进步并不大,感觉很难有突破。于是,这个帖子促使我开始了单字历程。
凡事由复杂走向简单之后会呈现出全新的景象,这种改变往往让人雀跃不已。

采用单字模式后,我感觉打字时轻松许多,很少再有慌乱的感觉。细究其原因,打词时总是想方设法尽量多打词以最大限度的提高速度,殊不知这样大大增加了脑力劳动,常常让人力不从心,手忙脚乱。而打单字完全不会有这样的烦恼,需要你做的只是尽情去享受高速的快感。

单字模式要求将每个字都完整的拆下来,这样一来强化了我的拆字功底,二来使我对一些常见偏旁的编码更加熟悉。譬如像“载、截、栽”,像“烧、饶、浇”,像“毒、母、拇”这样字形相近的字,熟练掌握公共部份的编码可以极大的提高速度,同时也可降低脑力劳动。

如今我又要转回词组派了,因为打腻了单字。也许是我太浮躁,练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单字已不能再给我任何新鲜的感觉,于是准备进入原先计划好的下一阶段:转回词组派,采取“单字为主,词组为辅”的模式。这比我预期的要提前不少。

可以说四位编码蹦出两个、三个甚至四个字极大的满足了我的新鲜感,好比突然发现了一款功能强大的软件。但没多久我就发现问题:由于打惯了单字,总想不起来还可以打词;还有更要命的,我打词时指法相当的生疏!尤其是O、P、U这几个键位,手指好像成了瞎子一样找不着北,而原本不存在类似问题的T-Y、Y-U等键也频频出现串门现象。这可把我给郁闷坏了,两个月的单字没有把五笔指法练的更熟,反而还更生疏了!是我火候不够自食恶果还是根本就是单字派理论脱离实际?没心思再去想这些。

然而我不会轻易的再打回单字,姑且让我把这理解为蜕变的痛苦。熟悉一段时间,相信我会回复之前的速度,或许是更快!

您可能也喜欢:

« 上一篇: 下一篇: »

Discussion

2 comments for “告别单字历练旅程,回归词组痛苦蜕变”

  1. 一直是有词打词,无词打字…

    Posted by 风也飘泊 | 五月 14, 2009, 17:51 | [回复]
  2. 有词打词
    无词打字

    Posted by 把酒言欢 | 十二月 7, 2009, 18:49 | [回复]

Post a comment